资深法律顾问在线解答 / 律师24小时1对1VIP服务 电话:023-63763772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经典案例

Litigation

当前位置:首页>经典案例

喻某诉重庆某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

发布日期:2015-05-26 浏览量:392次

医院篡改病历导致其高比例赔偿·医院赔偿金额最高的重庆医疗纠纷案件?

【案情简介】

喻某2009年1月1日出生。2010年3月15日,喻某因左侧腹股沟可复性包块1年到重庆某医院(下称“医院”)住院治疗,入院诊断为:左腹股沟疝。2010年3月22日在全麻麻醉下行腹腔镜疝囊高位结扎手术,术后在麻醉复苏室监护过程中,喻某清醒、烦躁,医院拔除气管导管,拔管几分钟后,喻某出现呼吸抑制、血氧饱和度降低,遂行心肺复苏,喻某反应极差,呈昏迷状,出现神经功能障碍,脑水肿,当日即从复苏室转入重症监护室治疗,2011年3月21日,喻某自重症监护室转至特需病房治疗,后一直处于植物状态。截止2015年5月11日,喻某尚欠医院医疗费140余万元,医院另借支喻某21万元。喻某一审诉讼请求为:要求医院赔偿喻某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住院护理费、住院营养费、交通费、住宿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后续护理费、后续营养费、后续治疗、康复费、纸尿裤费、奶粉费、残疾辅助器具费等合计1989万元。

一审中,代理律师发现喻某复印的2套病历中医院有多处明显篡改的痕迹,认为可直接认定医疗机构有过错且应当承担全责,于是撤回医疗过错鉴定申请。后法院同意了医院医疗过错鉴定申请,虽喻某及代理律师强烈反对,但最终还是对医疗过错进行了鉴定,鉴定意见为:医院对喻某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其过错是患儿目前植物人状态损害后果的主要因素。经喻某申请,法院委托鉴定的鉴定意见为:1、喻某植物状态的伤残等级评定为一级;2、喻某的护理依赖程度评定为完全护理依赖;3、喻某呈植物状态,其护理期限评定为植物生存状态期间;4、喻某的护理人数:目前正常情况下需要1人护理,若发生并发症需要住院治疗时或今后身高、体重状态发生变化后需要2人护理;5、喻某的续医费每年约需人民币25000元,如果出现相关并发症或病情加重需要不定期住院治疗的费用建议以实际发生费用为准;6、喻某配置残疾辅助器具---轮椅约需费用人民币1500元/具,轮椅使用年限为5年;7、喻某的营养时限评定为植物人生存状态期间。

一审法院既未采纳代理律师医院承担全责的意见、也未采纳医院责任7:3划分的意见,确定医院承担95%的赔偿责任,护理人数为1人护理,住院期间护理费为151300元、后续护理费按20年计算为73万元,营养费酌情主张5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后续康复治疗费按20年计算50万元,残疾辅助器具费36000元。

一审宣判后,喻某及医院都提起上诉。喻某的上诉请求为:1、医院全责;2、委托市外鉴定机构对医疗过错、续医费、护理人数、残疾辅助器具费等进行补偿鉴定;3、赔偿项目金额太低,应当增加。医院的上诉请求及理由是:1、95%责任比例过高,应当7:3比例;2、护理费、续医费等计算20年期限过长,应当采取定期支付方式(支持5年)。

二审开庭前,喻某单方委托一鉴定机构对护理人数进行鉴定,其鉴定意见为护理人数一人护理难以完成,需二人交换护理”。

二审法院认定,后续护理由2人护理计算20年,将5万元营养费调整至10万元,将5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调整至10万元,将3.6万元残疾辅助器具费调整至12.6万元。

【争议焦点】

1、医院是否应当承担全责;

2、护理人数是否应为1人;

3、护理期限是否应为20年;

4、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

办案过程

2012年接受当事人委托后,陪同当事人与医院谈判、复印病历,申请免收诉讼费用等。谈判、庭审过程中,当事人情绪很容易激动。庭审中,医院麻醉科主任作为代理人出庭,并被当事人打了一耳光。针对此情况,代理律师及时做当事人心理疏导工作。针对诉状诉求,代理律师指出诉求过高只是增加己方的诉讼费用,在当事人的坚持下,诉求近2千万元。

对于医院申请、法院直接委托医疗过错鉴定,代理律师观点鲜明,指出鉴定程序违法,鉴定材料不真实,并要求鉴定机构应退还鉴定委托,在鉴定机构坚持鉴定的情况下,喻某拒绝参与鉴定活动。

针对鉴定记录不利之处,代理律师申请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通过询问,让鉴定人当庭陈述“窒息14分钟与水中被淹14分钟情形一致”“一人护理是指24小时不间断护理、若8小时计算是3人护理”等。并申请重新鉴定。

二审中,代理律师积极申请补充鉴定并参与庭审。接受委托后经过4年时间,本案终审予以判决。

判决结果

一、 一审判决:医院七日内赔偿喻某177万余元(住院期间医疗费除外)。

二、 二审判决:医院七日内赔偿喻某268万余元(住院期间医疗费除外·比一审增加91万余元)。因喻某家庭经济特别困难,法院对喻某负担的诉讼费予以免收。

律师代理意见】

喻某与重庆某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代理词

 

尊敬的合议庭:

贵院审理的喻某与重庆某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重庆志和智律师事务所接受喻某监护人喻某2的委托,指派陈健康律师作为诉讼代理人,参加本案的诉讼。代理人认真研究了双方提交的证据,查阅了相关法规,参加了法庭审理,现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一、 医疗过错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虽然法院根据医院的申请委托鉴定机构进行了医疗过错鉴定,但该医疗过错鉴定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理由如下:

1、委托程序违法。医疗过错鉴定机构不是当事人协商选择,也不是法院随机选择的,而是由法庭直接指定,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对外委托鉴定、评估、拍卖等工作管理规定》第十二条之规定。

2、鉴定程序违法:(1)鉴定过程中未书面通知患者喻某参与鉴定会现场;(2)在未对患者喻某进行检查、不能确切查明损害后果的前提下,直接出具鉴定报告。

3、鉴定结论“医院的过错系主要因素”错误,不公正、不科学:

鉴定的基础----病历不真实:(1)患者喻某与医院提供的病历资料截然不同(该鉴定结论对此也予以确认),而医院对不同之处无法给予合理解释,患者喻某对病历资料的真实性没有认可,因此,鉴定材料不真实。(2)医疗过错鉴定法院移送的材料未经法庭质证确认,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对外委托鉴定、评估、拍卖等工作管理规定》第七条之规定,移送材料有问题。

4、认定患者喻某次要因素错误:(1)术前合并疾病:A、若术前合并疾病,医院就不应当行该手术,该手术不是急诊手术;B、术前ASA  I级,说明疾病已治愈;(2)自身气管特殊性:患者喻某的气管是否特殊,医院应当给予正确判断,且未告知患者喻某家属其气管结构特殊,则患者喻某无此特殊情形;(3)麻醉药物代谢影响:术前ASA  I级,证明喻某各器官功能正常,包括各器官代谢功能。同时,麻醉记录表中的记载“麻醉终止时间为12:50”,而医院对患者喻某的拔管时间为“11:45”,也即医院在麻醉正在实施(麻醉未终止)的情况下为喻某拔管,此时麻醉药物对任何人都是有影响的;鉴定机构据此认定患者担责错误。

5、患者喻某系“缺血缺氧性脑病”导致植物人状态,而医院“气管导管拔管过早、12分钟后再次气管插管”是导致患者喻某大脑缺血缺氧15分钟以上的直接原因,也是患者喻某损害后果的全部原因。鉴定人庭审中陈述,若不拔管,或者及时插管,患者喻某的损害后果就不会发生。因此,从过错上看,医院系全部责任。

二、被告医院在该诊疗行为中存在如下过错,应当承担全部责任

     1、术前未告知患者监护人各种手术方式的优缺点,剥夺患者监护人对手术方式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2、未预见术中术后呼吸抑制风险,故未及时采取有效措施避免或减少损害结果的发生;

 3、术后护理不当,麻醉记录表(1)记载“麻醉终止时间为12:50”,手术结束时间11:40而医院对患者喻某的拔掉气管导管时间为“11:45”,也即医院在麻醉正在实施(麻醉未终止)的情况下为喻某拔掉气管导管,造成喻某“缺血缺氧性脑病”导致植物人状态。鉴定人庭审中陈述,若不拔管,或者及时插管,患者喻某的损害后果就不会发生。因此,从过错上看,医院系全部责任。

4、医院属于“伪造、篡改病历”;同时违反了《执业医师法》、《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等法律法规之规定。

1)患者从医院复印的两套病历(医院都盖章)的不同之处有:(1)心率线;(2)术后呼吸抑制;(3)呼吸恢复、四肢乱动;(4)34分钟;(5)麻醉记录单中“参加抢救人员”姓名系一人笔迹书写;等。

2)医院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以下法律法规:

A、《执业医师法》第二十三条“医师实施医疗、预防、保健措施,签署有关医学证明文件,必须亲自诊查、调查,并按照规定及时填写医学文书,不得隐匿、伪造或者销毁医学文书及有关资料。” 第三十七条“医师在执业活动中,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或者责令暂停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执业活动;情节严重的,吊销其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五)隐匿、伪造或者擅自销毁医学文书及有关资料的”;

B、《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第七条“病历书写过程中出现错字时,应当用双线划在错字上,保留原记录清楚、可辨,并注明修改时间,修改人签名。不得采用刮、粘、涂等方法掩盖或去除原来的字迹。”第八条“病历应当按照规定的内容书写,并由相应医务人员签名。”

C、《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第五条“医疗机构应当严格病历管理,严禁任何人涂改、伪造、隐匿、销毁、抢夺、窃取病历。”

3)医疗过错鉴定结论表述为“医疗文书制作不规范”错误。鉴定人出庭也说上述情况属于医院违反相关规定。因此,应当属于“伪造、篡改病历”。

三、护理人数应当确定为3人护理;同时应支持纸尿裤、尿布等残疾用具费及米粉、奶粉等必需营养品费用。

(一)护理人数应当确定为3人护理。

庭审中,鉴定人陈述患者喻某需要一人24小时连续不间断护理,若按照8小时制,应当确定为3人/天进行护理。

    (二)纸尿裤、米粉奶粉等生活必需品费用应当得到支持

纸尿裤、尿布系患者喻某必须生活用品,均系医院过错所致的必然费用部分;米粉、奶粉等,患者喻某不能食用正常饮食,只能食用流质食物,米粉奶粉的费用必须产生。因此,上述生活必需品费用应当得到支持。

(三精神损害抚慰金应当多支持

首先,患者喻某因医院的过错成为植物人,毁其一生,给其家庭也带来巨大灾难:母亲余钱敏精神失常(有精神病院病历资料佐证),其他家人也不同程度导致精神障碍。因此,精神损害抚慰金应当多支持。

 综上所述,应当判决医院承担全部责任,并确定3人护理,同时应支持纸尿裤、尿布等残疾用具费及米粉、奶粉等必需营养品费用。

以上代理意见,请合议庭予以重视并加以采纳。




电脑站 手机站 地图导航
网站管理登录 技术支持:云博优平台